吃货,怕冷清又不爱凑热闹。自厌大于自恋
只写同人,只写喜欢的人,只写喜欢的想写的人
有岡大贵无限溺爱,双球热爱
近期热爱剪视频
二次元本命不二周助,观月初,西皮FM。
BLX一枚,写得不好请轻拍。
lofter存放各种产物

8012年我又被虐哭了……

小队长の仓库:

我情愿你别笑,也别离开。

【巍澜】明天(三)

预感要来不及了,我的废话太多了。

没抢到棒棒糖搞的我写不下去了。


7

林静自从复班以来就各种躲在实验室里不出现,赵云澜简直怀疑他是不是打算在里面种上一屋子蘑菇然后和蘑菇化成一片。只是林静过去平日里装疯卖傻惯了,赵云澜一时只是直觉林静在躲着被自己发现。

大庆几个人围着罢工的爆米花机急得直挠头,就差伸出猫爪子直接暴力修理了,赵云澜拎着一叠文件路过的时候带了一声,“我去把林静喊过来。”

进到实验室,林静果然又缩在椅子里打瞌睡。赵云澜抬起手伸长了胳膊打算用厚厚的文件把林静拍成个大饼脸的时候,视线落在了没来得及关掉的网页上。

页面上是关于人类能量与黑能量汇聚在人类以及地星人体内后会发生的...

【巍澜】明天(二)

还未完,我在努力。

争取6点前写完。6点前写完都是安慰,不接受刀子。

只要能写出来,肯定HE给你们。


4

大战之后的重建和抚恤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一切仿佛既定般被推着向前走,没时间犹疑,没时间回望过去,更没时间整理思绪。

赵云澜没有提起过沈巍的名字。

特调处众人并非忘记了沈巍,但大家心知肚明,沈巍的牺牲成全了世界的平静,也拯救了赵云澜的生命。当他们决意替赵云澜记得沈巍的那一刻起,这份沉重的担子便共同落在了他们所有人的肩上。

当然,这只是他们所以为的。


5

赵云澜确实忘记了沈巍的名字,甚至忘记了沈巍的身份和模样,但他却实实在在地记得,自己的生命里应该有这样一个重要...

明天(巍澜)

写于大结局之前,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写完。
剧怕是要be了,赶紧写一个安慰一下自己。
太久没写文了,不想ooc但是可能控制不住。
接剧版38集和39集预告,39未看。
标题随便起的,一时想不到好名字。写的仓促。

0
“沈教授!你怎么会在这里?”林静打着手机上的手电在夜尊的心脏里到处摸索除了等着被彻底吸收并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的时候,没想到眼前还能出现熟悉的人。只是这个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的人,连呼吸都微弱到快要听不见了。

沈巍听见耳边的声音,努力睁开被血和汗糊住的眼睛,看见跌跌撞撞跑过来的人影,心里划过一丝笑意。

从被夜尊吸收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注定再没有办法见赵云澜一眼。他原以为只能等着与夜尊一同灰飞烟灭那一刻的到来。现...

【蝉/龙二】替身

<3>


佐木坐在床上瞪圆了眼睛,对面站着的人看着他一脸冷漠,房间里安静到诡异。不知是因为面前的人与金田一过于相似而受到惊吓,还是被对方生人勿近的气场震慑到,佐木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在安静的空间里被放大了几百倍。呆坐了好一会才喃喃地问了一句,“昨晚发生了什么?”


银发男人轻哼一声没有接话,侧过身看着桌上的水盆。


佐木探了探头,才看见水盆里是在吐着泡泡的蚬贝。盯了好几秒也没觉得水盆里的生物有什么特别之处,转头再看向面前的人时,意外发现环绕在那人身边的某种令人战栗的气场已经消失了,相反的甚至有一丝温和。


‘喜欢蚬贝的凶巴巴的怪人’,佐木对这个很像金田一的人不知该作何描...

【双球】ここにいるよ

你猜 我为什么要打双球的tag呢

很莫名其妙的一篇文,重OOC,慎入


==========================================


东京已经连续下了三周的雨了,电视里的天气预报说着未来一周雨水也没有消减的趋势。


屋子里的暖空调呜呜作响,山田把自己窝在被子里从左翻到右,再从右翻到左,蜷成一团,再瘫成一个大字,还是控制不住地感到难受。


很真实却难以描述的难受。心里仿佛被掏了个大洞,空落落到时不时觉得,只有自己消失,这样的空洞才能跟着一起消失。


手在枕头下面摸索,触碰到尖锐的刀片。山田心一横,抓住刀片坐起身。


刀刃很轻很轻地在手...

你看着电影,看着电影的你。

你是乐音,是默片。

是昏暗中的光线,是寂静中的轻言细语。

是想要触碰的悸动,是无法触摸的悲伤。

是温暖的笑,是遥远的距离。

是即便无法触碰也拼命伸出臂膀的执着。

你,是无可奈何里坚定的意义。

(图片来自微博 侵删)

【双球】光与秘密 (0)

给阿南的生贺,不过应该和阿南想看的风格差太多。
架空。框架还没搭完,后续还没想好。
大概是个小中篇,尽量在阿南明年生日前写完(?)。
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次见面时,少年抿紧嘴唇僵直地站在玄关,双眼里写着与他年纪不符的冷漠。

在有岡看来,与其说那是冷漠,倒不如说是对待未知的命运而小心到害怕。

那一日在老家都发生了些什么呢。有岡只记得窗外聒噪的蝉鸣,午后草地散发出的独特的青草香气,树影摇晃撒下的斑驳光晕。老房子自带的木头的味道,冰镇西瓜的清甜口感,还有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踏实的感觉。

少年的话很少,多数时间都在厅里安静地看书。微长的刘海盖住了眼睛,仿佛与世隔绝般却恰到好处的和整个老房子融...

有用!感谢(◍•ᴗ•◍)❤

触らないでください:

如何在搜DAIKI(或其他MEMBER)TAG的时候

避开一切辣眼睛


P.S.

有问题可以直接评论或者私信

反正我也不怕掉皮被你们说没爱心

大不了接着关禁闭

【双球/蝉/龙二】替身

<2>

蝉拎着蚬贝走小路回家的途中路过一家小酒吧。一向目视前方从不偏离自己方向的蝉在路过一个醉汉身边时停下了脚步。


歪过头看着这个醉的糊里糊涂嘴里还在叨念着什么的人,猛地瞪大了眼睛。

除了一头卷毛和奇怪的圆眼镜,就算是睡颜都像极了那人。

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握紧了手里的塑料袋子。

他是心无杂念的。除了弹簧刀上的鲜血和蚬贝吐出的泡泡,没有什么能让他感觉到生存的意义。

所以那人的离开,也很快就从他的生命里淡去。他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却遇见了如此相似的人。

并不是出于悲悯之心,蝉还是捡起了这只失去意识的小动物。却在拎起他的时候皱了皱眉。

明明没有很重的酒味,却醉成这幅模样。酒量这么差就不要学别人借...

©柒蔓
Powered by LOFTER
      1/8